首页| 综合| 美人潭| 百闻| 饭局| 房产| 汽车| 财经| 旅游| 教育| 生活| 文娱| 政务| 贴吧| 开封| 洛阳| 南阳| 许昌| 信阳| 平顶山| 濮阳| 三门峡| 鹤壁| 安阳| 商丘| 新乡

被指涉黑的佛教协会理事长:数十名光头手下监控选举,替村民“代写”选票

发布时间:2019-08-08 11:24:11来源:

 

被指涉黑的佛教协会理事长:数十名光头手下监控选举,替村民“代写”选票

释永旭

2019年5月12日,释永旭还以佛教协会理事长的身份参加了一场法事活动。当天下午,他在返家途中,被警方逮捕。两个多月后,他成了涉黑涉恶团伙的“首犯”,一场针对他的揭发检举大会即将举行。

据家人说法,年少时,释永旭便出家少林寺,一度担任重要的管理职务。来到河南偃师市后,他又任当地市政协委员、佛教协会理事长,有多重显赫的身份。而根据公安机关发布的通告,以释永旭为首的涉嫌黑恶犯罪团伙共16人,涉嫌敲诈勒索、寻衅滋事、聚众斗殴、非法拘禁、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等多项违法犯罪活动。

在深一度记者对当地的走访调查中,释永旭被指曾强占他人矿产、山庄,并指使手下打砸设备、殴打他人。同时,他还被指干扰乡村基层选举,指使手下打砸选票箱、为村民“代写”选票等。

一位举报人将释永旭形容为“强盗”,“他就是看你东西好,就想霸占你的。”但因忌惮于释永旭的多重社会身份,以及身边“打手”的威胁,多数人此前对他的恶行选择了沉默。

被指涉黑的佛教协会理事长:数十名光头手下监控选举,替村民“代写”选票

人们在围观征集释永旭涉黑恶团伙犯罪线索的通告

 

曾跻身少林寺管理层

现年50岁的释永旭是河南省南阳市邓州人,在家中弟兄四人中排行老四。按照大哥王云鹏的说法,16岁那年,释永旭徒步从邓州沿路乞讨至少林寺出家,拜入前任少林寺住持释行正门下为徒,与少林寺现任方丈释永信为师兄弟。

在少林寺内,释永旭曾一度担任少林寺重要的管理职务。据此前财新杂志有关少林寺方丈释永信的相关报道,在1996年12月,释永信再次当选为少林寺事务管理委员会主任时,寺管会成员中的确有释永旭。

7月31日,少林寺方回应此事称,释永旭于2003年自行离开少林寺,此后活动与少林寺无关。而王云鹏向深一度记者确认,1995年至2005年年间,释永旭一直是寺管会的成员,在释永旭2003年离开少林寺后,其寺管委的职务也并未立刻解除。

按王云鹏的说法,上世纪90年代初,释永旭带着二弟王云龙、三弟王云雷一起承包了少林寺内法物流通处。王云鹏称,释永旭在法物流通处经营法器、佛像、字画以及从老家南阳带来的玉器等物品,每天都能挣上万元,这是释永旭获取的“第一桶金”。

在少林寺内一帆风顺,在寺外,释永旭也干得风生水起。上世纪90年代,释永旭便开办了嵩山少林寺禅武学校,2003年,学校搬迁至偃师市十八盘。据王云鹏的说法,90年代武校生意红火,最多时有七八百名学生。2003年搬迁至十八盘后,武校学生保持在二百人左右。

王云鹏表示,2003年,少林寺以“非典”为由,关停法物流通处。释永旭在少林寺的武术师傅释永亭也向记者表示,“当时寺里不给释永旭安排工作了,就下山来了。”8月5日,深一度记者前往少林寺探访发现,在寺内仍有多处厢房存放着释永旭的物品。

被指涉黑的佛教协会理事长:数十名光头手下监控选举,替村民“代写”选票

牛心山上的洪江寺

牛心山的大和尚

2003年离开少林寺后,身着袈裟、说话“慢声慢气”的释永旭便常常出现在偃师市大口镇,他与当地的交恶也自此开始。

释永旭之所以来到大口镇,与其武术师傅释永亭不无关系。据释永亭介绍,释永旭通过其知道了当地牛心山上的洪江寺。“当时他还在少林寺的时候,也时常会来洪江寺上香。”

在离开少林寺之前,释永旭便已经在大口镇立下根基。王云鹏介绍,上世纪90年代,释永旭便在大口镇山张村肖窑沟修建了别墅。如今,别墅里仍居住着其80多岁的母亲。也是在那时,释永旭结交了释永亭的高中同学袁明山,也是此次涉黑涉恶团伙的二号人物,由其负责修缮该栋别墅。

据释永亭介绍,释永旭于2003年从少林寺离开后,经释永亭的朋友转手,承包了牛心山上的洪江寺,该寺庙在村民中俗称“奶奶庙”。作为牛心山所在地的大口镇山张村,多位村民向记者表示,“释永旭是强占了牛心山,没有签订相关合同。”除牛心山外,释永旭承包了大口镇多处林地,对于承包这些林地是否有法定程序,村民和释永旭的亲属各执一词,均未能出具书面证据。

王天运从2004年开始看管山张村占地30余亩的杨树湾水库,主要负责向村里汇报汛情。该水库于上世纪60年代修建,主要用于农业灌溉。作为看管水库的交换,王天运被允许在水库内养了5000多斤的草鱼。

王天运在接受深一度记者采访时表示,2006年的一天,释永旭正巧碰上他,突然对他说: “水库的水是从柿树沟山上下来的,山是他承包的,那水就是他的,这鱼也应该归他。”据王天运描述,当时释永旭对他进行了殴打。“他让我跪我不跪,就照着我关节踢了两脚,踢跪下来,扭我胳膊,脚踩着我背,手里还拿着我砍柴的砍刀。他练过功,我还能受了?”

此后,释永旭不允许村民开闸放水,多位山张村村民表示,如今水库下面500余亩田地是“靠老天爷吃饭”。

深一度记者走访时发现,也有一些山张村村民态度不同。在他们看来,释永旭也办了些好事。例如,帮助修整了村中的部分道路,扩建原山张小学、为桥修筑栏杆等。

2009年至2015年间,释印良法师一直在洪江寺内,据他称,刚到寺内时,修复工作尚未完成,寺内都是毛坯房、石头路,条件十分艰苦。寺院的翻修均由释永旭自己出资,对于工程花销,释印良估计“七八百万都不止”。

被指涉黑的佛教协会理事长:数十名光头手下监控选举,替村民“代写”选票

徐彬承包的石灰石矿

“他就是个强盗”

在大口镇,对于释永旭的“恶评”不只来自山张村,他同时牵扯进当地翟湾村与焦村的多处矿产纷争。

2001年,大口镇人徐彬与翟湾村村委会签署了一份《关于二道沟石龙头开采石灰石合同书》。据该合同书,翟湾村村委会同意徐彬及其合伙人开采石灰石,并保证“任何人不得随意出难题,造成停工停产”,有效期为50年。

时任翟湾村党支部书记的董全周回忆,2005年,释永旭为取得石灰石矿山开采权,强迫村委会以未按时交纳管理费为由起诉徐彬,试图以此解除双方开采合同。当年5月,偃师市人民法院驳回了村委会的诉讼请求。

曾承包该矿山开采任务的包工头温德林回忆,2006年上半年,释永旭的手下孙松便带着几个人前来通知,“这矿是释永旭的,如果再干,(设备)就都给你砸掉”。 温德林称,两个月后,知道其仍在开矿,孙松带着三五个人拿着钢棍和铁锹过来打砸,拖车、拖拉机、空气压缩机、发电机等设备均被砸毁。

“之前一直在外打工,本来想着回来承包矿山开采,谁成想碰到这事儿。”出于恐惧,温德林当时并没有报案。到现在,购买机器设备的8万余元借款,以及工人的工资仍未结清。

除这一处石灰石矿外,多位知情人透露,在焦村煤矿和位于四道沟林地的铁矿,释永旭均与人存在类似纠纷。

在偃师市十八盘下开设度假山庄的王建锋,也遭遇了释永旭身边“打手”的威胁。

2002年,王建锋在十八盘下耗资500余万元建成一座建筑面积3000余平的山庄,做旅游生意,主要用于接待来少林寺的游客。2003年,释永旭的嵩山少林寺禅武学校搬迁至此,与王建锋的山庄直线距离不足100米。

据王建峰称,释永旭一直觊觎此山庄。2010年,释永旭借第三方陈某之名,向王建锋租赁山庄,根据合同,租期为3年,每年支付20万元的房租。据王建锋的说法,在支付第一年租金20万元后,次年陈某便拒不支付租金,并告知王建锋需向释永旭讨要租金。

王建峰称,在他讨要租金的过程中,释永旭一个会功夫的手下“一个鞭腿踢在了喉部”,王建峰当场休克。在一份由王建峰提供的录音中,释永旭承认陈某第一年的租金是由他支付的。直至事发前,山庄依旧由释永旭控制。“花500多万盖的,释永旭花20万占了9年,你说气不气?”

8月5日,深一度记者实地探访该山庄时发现,山庄外荒草丛生,内部已破败不堪,床铺、桌椅、冰箱等设施部分丢失,屋顶多处漏水。山庄大堂的地面上,仍散落着王建峰担任山庄总经理时印发的宣传单页。

根据当时与陈某签订的租赁合同,其中写明,有6间仓库及1间住房仍为房东(王建峰)所有,而如今这几处房间的门锁已被撬开,多数物品均已遗失。

虽多年未使用山庄,但根据当时签订的为期30年的承包合同,如今王建峰每年仍需支付1万余元的土地租赁费。在王建峰看来,释永旭是个“强盗”,“他就是看你东西好,就想霸占你的。”

被指涉黑的佛教协会理事长:数十名光头手下监控选举,替村民“代写”选票

少林寺内仍有不少释永旭的物品

手下替村民“代写”选票

除去陷入矿山、山庄等物权的纷争,释永旭还被指称干预破坏基层选举。十多位大口镇焦村村民称,2008年该村村委会选举现场遭到了释永旭手下人的打砸。

前任焦村村委会主任焦纪安回忆,2008年11月,焦村村委会主任选举的终选现场,出现了两辆印有“少林寺禅武学校”字样的依维柯客车,此外,还有若干辆面包车及轿车。释永旭的红旗轿车,还堵住了选举会场的大门。两位当时选举委员会的成员也确认了此事。村民们回忆,随车而来的人员,在四五十到百八十人之间。

焦纪安称,为防止释永旭阻挠选举,乡政府一共设置了5个选举点,每个选举点都把投票箱钉到了墙上。“5个选举点中,有3个选举点的票箱被撕烂,并且连桌子都掀翻了。”由于票箱被砸,致使选举无法进行。从2008年至2011年三年间,焦村处于没有村委会主任的状态。

上述两位时任选举委员会成员向记者透露,在选举开始前,释永旭便电话威胁过至少5位选举委员会成员,并让其前往释永旭大口镇的住处交流选举事宜。5位成员均未前往,并于此后更换了电话号码。

对于释永旭为何阻止其当选村委会主任,焦纪安认为是因为自己“不听话”。2005年其担任村委会主任时,未能满足将四道沟林地承包给释永旭的要求,“前任领导已将这块地承包给别人,我不可能‘一女二嫁’”。

而现任焦村村委会委员,08年与焦纪安共同竞选村委会主任的李红星向深一度记者描述了另一版本的选举冲突:由于发现焦纪安在终选时作弊,数十位村民一同撕了3个选举点的选票箱,冲突与释永旭无关。

除焦村外,当地袁寨村2011年和2014年的村干部选举,也被指受到了释永旭的干扰,曾为他修缮别墅的袁明山,参与了该村的选举。

多名袁寨村村民证实,在当年村干部选举时,来了数十位身高一米八左右的男性,“都是光头”,他们分布在村中道路以及选举投票处,监控村民的投票情况,或是以“帮助不会写字的村民代写选票”为由,拿走村民手中的选票,直接填写了袁明山的姓名。

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村民们形容那场面“吓人着呢”。在村中接受记者采访时,村民一边说,一边仍会四处张望,“不敢多说,说不准他们的人还在村里转悠哩。”

另据袁寨村村委会的一名工作人员透露,释永旭案发后,包括村委会主任袁明山在内,袁寨村有6名村民被捕,“他们都是释永旭的打手。”

但袁明山的妻子否认了上述说法,她解释称,袁明山的确曾承包释永旭修建别墅的工程,后于2003年左右因工钱太少而闹僵,此后再无联系。“选举现场乡政府和派出所都有人在场,哪有人敢胡来?”

被指涉黑的佛教协会理事长:数十名光头手下监控选举,替村民“代写”选票

释永旭武校大门口

靠检举大会“壮胆”

7月31日晚,焦纪安激动得一晚上没睡着觉。照计划,他将于次日上午九点半前往大口镇,在释永旭涉黑恶犯罪团伙检举动员大会上发言。两天前,他还做好了两条感谢公安局的横幅,打算带去大会。

8月1日凌晨2时许,大会以“侦查需要”为由临时取消,原先搭建的台子也于凌晨撤除。而当日上午9时左右,镇政府附近仍聚集了众多未及时收到通知的群众,大多从附近村里赶来,想来看看这位涉嫌黑恶的前少林寺僧人是何许人也。

大会宣布取消后,曾参与举报释永旭的“受害者”们有些顾虑。“举报大会突然说不办了就不办了,会不会有什么变故?”、“他会不会就这么放出来了?”在不少“受害者”看来,以前“靠法律根本制不住释永旭”,这次检举大会或许能为大家“壮胆”。

尽管外界一度对检举大会的合法性产生质疑,但对释永旭的举报者而言,这恰恰是他们“勇气”的来源。

多名受访者称,出于对释永旭偃师市政协委员、佛教协会理事长多重身份的忌惮,以及他身边“打手”的恐惧,对其行为“别说举报了,被欺负了一声都不敢吭”。山张村的一位村民向深一度记者表示,此前就释永旭不允许使用水库内的水一事向村、镇政府进行举报,但未得到回复。“他们都没办法,俺们老百姓能做点啥呢?”

7月31日,偃师市佛教协会于偃师市人民政府官网发布声明。声明称,鉴于释永旭涉违法犯罪,依据《偃师市佛教协会章程》规定,经理事会研究决定,免去释永旭偃师市佛教协会第四届理事会会长、常务理事等职务。另外,也免去了其偃师市洪江寺住持职务。

同日,深一度记者从偃师市政协办公室证实,释永旭确为该市第九届政协委员,但据该办公室工作人员称,5月13日政协收到了洛阳市宜阳县公安局关于释永旭涉嫌违法犯罪的函件,并于5月14日停止了释永旭的委员资格。

目前,此案由宜阳县公安局异地查处,仍在进一步侦查审理过程中。

))
0

图说天下

最新消息

头条推荐

热门点击排行

图片报道